——

一介草民。






你既慷慨至此,却叫我如何还?

【喻黄喻】假如喻文州变成了秃头09

我去,长微博看哭了(醒醒你是药粉

一路春白

前文:00-01/02/03/04/05/06/07/08

==================


09

日理万机的方上皇终于想起了他在蓝雨行宫里还有两集电视剧没看完,于百忙之中给郑轩发过去消息:「爱卿,你们家正副队怎么样了啊?」

郑轩大大彼时正在给家里的猫铲屎,在一片“祥和的气息”之中给方锐回了条语音:“你问我我问谁去啊?”

“嚯!这意思就是约等于还没成呗。不愧是场上场下都不怕人憋死的潜伏战术哈,你们队要是打起仗来能当个特务组织。”

组织中人已被特务头子洗脑,压力山大式地叹了口气:“我觉得吧,就这么忘了也不是不...

2017-05-29

荩这个字算是尽远这个人的概括了。

太配他了。要么是野草,要么是忠臣。你选哪一个?

2017-05-20

你好,月球背面。

*意识流。

苟延残喘。这是他最真实而又极深刻残忍的近期写照。
他想他也许是无可奈何的了,这样一个肉体凡胎做不到长生不朽。如今不是风烛残年却先一步在某种意义上舍弃了灵魂的延伸——自顾自地往那一头飞奔而去。像是雨季的兔子在等一棵苜蓿,却心急地开始吞掉它的嫩芽。
这只兔子自觉无趣,便极其缓慢地磨蹭出苦涩回甘的汁液以打发时间。他觉得自己像是兔子和苜蓿中立间一个富含不确定性的有机体,又觉得兔子只是他肉体对于灵魂行动迟缓的恶意报复。兔子一点点地下狠力磨透他的身体,用一点点又漫长无期的疼痛戳刺。这悬吊的莫名痛苦无处安放着挣扎,正渐渐着考虑认输一事。
兔子有牙么?他的脑仁被棉花浸泡,模模糊糊的不清醒。应该是有的。...

2016-11-13

© —— | Powered by LOFTER